中国智能博览会_揭秘世界第一家机器人酒店:机器人承担70%工作
主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 行业新闻
揭秘世界第一家机器人酒店:机器人承担70%工作
   说日语的前台接待员是一款美女机器人
为客人搬运行李的机器人
客房里的大头机器人名叫Tuly 能够回答一些简单的问题你还可以命令它关掉房间的灯光

 这只机器手臂的作用是为人们寄存物品 
机器酒店前台说英语的接待员是一只伶盗龙
 
  去年7月,一家完全由机器人服务的酒店在日本长崎县开业。机器人承担了酒店70%的工作,它们可以为旅客搬运行李,引导客人到前台办理服务。打扫房间卫生、倒咖啡之类的杂事都可以由机器人来完成,是将AI技术用于服务业的成功尝试。
 
  说英语的前台接待员是一只看上起很凶恶的伶盗龙,说日语的接待员则是有着长长睫毛的日本女士。“如果想要登记请按1,”伶盗龙解释说,除了自己按按钮,客人还需要在触摸屏上输入个人信息。
 
  位于长崎县的豪斯登堡乐园(一家荷兰主题游乐园)内的这家酒店非常恰当地被命名为“奇怪酒店”,为了节省人力成本,从接待员到行李搬运工几乎全是机器人。豪斯登堡乐园总裁长泽田秀雄(HideoSawada)坚持说,使用机器人并不是为了哗众取宠,而是为了通过技术提高效率。奇怪酒店仍然有少数工作需要人类完成,比如打扫清洁,虽然有自动吸尘机器人,但挑剔的客人可能会嫌它们扫得不够干净。另一个仍然依靠人类的领域就是安保。酒店到处都设置了摄像头,真正的人类坐在监控器后面,除了确保客人的安全,还要防止有人企图偷走昂贵的机器人。
 
  除了机器人,酒店的另一大特色是人脸识别技术,客人在前台登记时留下自己的数字图像,代替电子钥匙,只需要亮出自己的脸就能开启房间。原因嘛,很简单,机器人不擅长找钥匙,如果客人的钥匙掉了怎么办?
 
  在大厅中玻璃隔间里,安放着一只像是工业流水线机器人的巨大机器手臂。它专门负责将一个个的盒子放进墙上的小隔间,原来这里是一个行李寄存处。墙壁上的盒子里都装着客人们寄存的行李物品。其实一个简单的投币式寄存箱就足以提供完全相同的服务。但这并非重点。长泽田说,“我们想要强调技术,同时也希望解决酒店费用上涨的问题。”“奇怪酒店”的住宿费起价9000日元,对于日本的消费水平而言相当的实惠,同等档次酒店的费用一般是这里的2至3倍。
 
  日本人的机器人情结
 
  机器人酒店和服务行业似乎是验证人类完全可以被人工智能取代的理想场所。它既不是简单重复的组装流水线,也不像医院放射科一样属于危害人类健康的行业。如果机器人能够成功地提供陪伴服务,它还有什么工作无法胜任呢?又将人类置于何地?这已经不再是一个人类要怎么办,而是人类会变成什么的问题。
 
  相比其他地方,在日本,这个问题似乎特别迫切。一方面,日本拥有礼貌周到到夸张的服务。另一方面,日本一直处于服务机器人技术前沿,不但研发、使用还出口医疗、老年看护和性爱机器人。这个岛国拥有世界领先的机器人技术,2011年福岛核泄漏事故后,在拆毁3个核反应堆时,机器人发挥了重要作用。日本政府也将机器人研究视为经济发展战略支柱。机器人早就被应用于制造业,但随着人口老龄化和出生率下降,探索机器与人类的互动也成为研究的重点,这其中包括提供老年人看护和陪伴服务。据估计,2050年,日本的年龄中位数(将全体人口按年龄大小排列,位于中间的那个人的年龄)将达到53岁。
 
  不只一位观察者指出,对于一个传统上抗拒移民的国家,机器人劳动大军的吸引力显而易见。早期的辅助行业机器人研究衍生出所谓“情感机器人”,即能够调动人类情感的机器人。这其中包括日本最著名的一些消费产品,比如索尼的A ibo机器狗,陪伴老人的机器海豹Paro,还有去年6月开售后一分钟就被抢光的世界第一款情绪机器人Pepper。
 
  奇怪酒店的前台机器人都是Kokoro的产品。公司从制造小型机器动物开始,将这些机器熊猫、老虎、恐龙卖给娱乐行业或博物馆,技术成熟后才开始研制人形机器人,比如前台说日语的女士就是公司最受欢迎的一款美女机器人。多数的美女机器人被租借给各种场合,用作信息亭;它们大多为某种具体的功能而设计。K ororo的人形机器人除了美女机器人还有一款机器人教授,一个牙医患者机器人。它们中有不少是为研究人类与人形自动系统的互动而研制。日本人与机器的互动日益频繁,因此机器人研究者认为有必要为顺利过渡到这样的未来做准备。
 
  在关西大学,研究人员正在研究如何让机器人更像人类,比如让它们像人一样,能够流汗、呼吸,甚至起鸡皮疙瘩。“在日本,公众一直被人形机器人和ASIMO(本田公司开发的一款辅助机器人)类型的服务机器人所吸引。”在东京工作的机器人专家安洁丽卡·林说,“这里的文化(比如备受欢迎的动画《铁臂阿童木》)创造了整整一代投身机器人研究的工程师。而汽车工业(本田、丰田)则完善了工厂流水线上的制造业机器人,这一切都为机器人发展创造了理想条件。”
 
  她还指出,日本的爱情旅馆大多没有人类员工。由于这个行业的特殊性,“顾客走进旅馆的一刻起就希望拥有绝对的隐私,”爱情旅馆的自动化系统满足了客人的要求,“客人从机器那里获得房间号码,支付款也通过机器完成。”
 
  服务简陋请多包涵
 
  奇怪酒店的礼宾员是一个洋娃娃模样的机器人,具有语音识别功能,还会播报早餐和活动信息。但它不能帮你叫出租车,当然更不能提供其他更人性化的服务。在酒店大堂不时可以看到一个来去匆匆的方块形机器人。它的工作是提供客房服务,比如按客人的要求送点饮料、简单零食。在客房的床头柜上放着一个粉红色大头机器人,它名叫T uly,外形模拟一朵肥胖的郁金香花蕾,能够回答一些简单的问题,比如“现在是什么时间?”“明天的天气如何?”你还可以命令它关掉房间的灯光。
 
  开业第一天,豪斯登堡总裁长泽田亲自向记者们演示了用无人机运送罐装零食。他希望最终能让无人机为客人表演。下一步他还计划在日本开办第二家机器人酒店,然后再进军海外市场。他还计划让酒店的机器人们掌握第二种语言,也许是中文或韩文。豪斯登堡乐园的外国游客大多为中国人。
 
  长泽田一手推动了日本的廉价旅行产业。他在接受采访时说,创建机器人酒店的一个很大原因是自动化可以将酒店的人力成本缩减至目前水平的1/3甚至1/4。整个酒店的运行将更有效率。“使用机器人后,登记时间大大缩短。因为再也没有客人抱怨或问问题。”
 
  目前的登记时间平均5分钟,未来,长泽田希望还能缩减到3分钟,而这3分钟将变得更愉快。“由于我们经营的是游乐园,当然需要有娱乐精神,所以我们在前台用了一只恐龙。我们还在改造机器恐龙,让它能够更流畅地沟通,或者在客人离开时对他们眨眨眼或者说个笑话。”其实机器恐龙还可以做其他很多事情,但他希望保留一点神秘性,“现在我们只用到了机器人40%的功能,”他说,“我们不想它们惹麻烦。”
 
  在某种程度上,机器人酒店的策划者预示了一种未来,富人们将来能够享受人际互动,可以用钱买来人类接待员、保姆和看护无微不至的体贴服务。其他人则只能满足于机器服务。机器将大幅降低人们的期望值。按照这一观点,机器美人和机器恐龙只是一个让人们接受低水平服务的聪明花招。比如,在前台登记时,大多数工作其实是客人自己完成的,但由于站在登记处的是一只微笑的“伶盗龙”,大多数人都会包容这种简陋的接待服务。